咨询电话:172-0698-9090
新闻资讯
社会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社会 >

跨国营救——从缅甸带回数百名单,警方深挖中

时间:2021-04-20 16:10 来源:未知 作者:老街腾龙国际
老街腾龙国际
    被解救回国的关尾(左)
    惊心动魄!江西警方跨国解救细节披露
    去缅甸打工
    轻轻松松月收入过万
    做得好的话
    月入10万元都有可能
    ……
    关尾今年37岁,河南洛阳人,平时喜欢玩游戏,索性在家做起了游戏代练。
    但做游戏代练收入不稳定,且工作没有白天黑夜。2020年12月,关尾远房表叔发信息问他,要不要跟他到缅甸打工。
    只要会上网、会用手机都可以操作,工作职责就是每天跟客户聊聊天、再推销公司旗下的“外汇”产品,一个月业绩提成就能达到6万元至7万元,做得好的话,月入10万元都有可能。
    “月收入那么高,违不违法?”这是关尾首要关心的问题。但表叔信誓旦旦:“只是打点法律擦边球,绝对不违法。”
    一番天花乱坠的煽动鼓吹下来,关尾按捺不住,就被拖上了一条前往缅甸务工的“贼船”。
    2020年12月26日,关尾到达昆明,在表叔联络好的接头人“远成”的安排下,在昆明住了3天。出发后,关尾发现,此行缅北务工之行,连他在内,共有12人,来自全国各地。
    一行人偷越边界,最终于2021年1月1日6时进入缅甸境内。
    但新的一年,迎接关尾却是一场噩梦。
    “公司”竟是电诈窝点
    缅甸境内的非法武装很快就接上了关尾一行人,并将其送到果敢老街。一名自称“阿哲”的男人来接关尾,而其他人也都被接走,送往不同地方。
    “你打字快吗?一分钟能打多少字?”一路上,声称是老板的“阿哲”和他聊天,告诉他电脑打字快的话,业务可能会做得更好。
    最终抵达一处名为衡安产业园的地方。住下后,“阿哲”安排关尾去买了套衣服,睡了一天,次日再正式上班。
    上班头一天,经过短暂的岗前培训后,关尾确信,自己被骗进了一个诈骗窝点。
    原来,他们的工作就是做所谓投资理财的“网络推手”。公司会给每名员工提供工作手机及微信账号,同时提供各式各样的“追梦话术”样本,让他们每天通过微信、抖音、快手、探探等,主动添加好友。
    35岁至48岁的单身、离异女性是重点目标群体。添加好友成功后,关尾等一线“客服”再假冒企业高管、包头工等“多金”人士,进行感情投资,行话称之为“养猪”。
    前期,通过频繁互动增加对方的好感及信任,一旦时机成熟,就无意中透露自己在理财投资,并分享投资渠道为由,一步步诱使其进入一虚假平台充值,开始“外汇投资”。只要客户向平台充值,“客服”便可视充值金额大小,抽取13%至26%不等的提成。
    工作几日后,关尾便发现,充值网站后台可以控制盈亏结果,只要参与投资平台的客户最终都会亏个精光,很明显属于电信网络诈骗网站。而他们这些一线“客服”,也成了这场连环骗局的紧密一环。
    不忍骗“客户”求报警
    关尾的第一个“客户”是山西一女子“小白”,小白今年38岁,“看起来就很有钱的样子”。聊了几天后,双方就开始以“老婆”“老公”互称。小白充值了第一笔款100元后,关尾通过微信语音通话向小白坦白:“这是个杀猪盘骗局,你不要再投钱了。”
    关尾再三嘱托小白,通话结束后直接把自己这个微信号删了,千万不要回任何信息,“要是被公司翻阅聊天记录时看到,我会很惨”。
    虽然是抱着高薪打工的心态来缅甸,但骗钱财违法、骗感情有违道德,还是让关尾陷入了不安和良心谴责。他问老板怎样才能放他走。老板表示,如果想走,必须赔付公司“补偿费”,“第一个月走,付5万元;第二个月走,付7万元;第三个月走,付12万元”。
    不忍心骗人,每次可以举起“屠刀”时,关尾都会将对方劝退,为此被老板怀疑,拳打脚踢过两次。但想跑的话,一没证件,二没门路,产业园外每天都有非法武装巡逻,一出门就容易被撞上,怎么办?转机出现在关尾添加的第六个“客户”杨雨(化名)身上。
    杨雨是江西抚州人,聊到正情深时,却突然被告知“这是个骗局,千万不要投钱”。起初杨雨不信,直到通过视频聊天看到关尾的真容,和其之前发给她视频里的帅气形象截然不同,杨雨方才相信。
    杨雨很感谢关尾对她的心善。“我有什么能帮你吗?”她问。当时正是春节,“要不,等春节假期结束后,你帮我报个警?”关尾说。
    传回18个受害人信息
    商议之后,最后决定由杨雨来到南昌报警求助。为此,关尾还利用自己的电脑黑客技术,从公司的后台搜索到一条IP地址显示为“江西南昌”的被骗客户“若小雨”的信息,并将其他17个正在上当受骗的受害人信息,一起发给了杨雨。
    2月18日晚,杨雨拨打了南昌公安的反诈报警电话96110,并与南昌市公安局情指中心电诈导调大队大队长陶江江取得联系。
    但因害怕泄露信息会给关尾带来危险,杨雨在电话中不敢轻易拿出“若小雨”等人的信息。直到2月19日,杨雨驾车从抚州来到南昌,在南昌市公安局反诈中心见到陶江江,确认其警察身份后,才和盘托出。
    这18名受害人信息涉及七八个城市。陶江江通过公安部的全国反诈中心群将信息发送给相关城市的警方,再由当地派出所民警一一上门核实。最终确认,所有数据全部真实,其中有好几名受害人,民警找上门时,已经被骗了十几万元。
    境外营救一波三折
    但境外营救,难度不小。江西警方在和云南警方的数次沟通、协商下,终于辗转找到云南警方一办案民警在缅甸的线人,助关尾回国。
    两地警方商议,确定2021年2月28日为营救行动日。
    到了约定营救当天,按陶江江制订的营救计划,要赶在2月28日凌晨3时30分前,翻墙逃出产业园。但当关尾翻上墙时,发现外面突然多了好几倍武装巡逻的人员。
    陶江江也彻夜未睡,用他们俩特有的沟通渠道随时远程指导。爬墙A方案失败,只能临时改成B方案,将产业园附近一洗浴中心作为逃脱中转站,等待线人开车来接。
    当天6时30分,当地宵禁结束,但接人的车辆迟迟没来。这时,云南警方的电话打来,称线人怕产业园监控探头太多,会给自身带来安全风险,要求关尾自行转移至另一处逃脱点。
    在陶江江的指导下,关尾又胆战心惊地进行了两次转移,10时左右,终于等来了接应他的人。关尾埋头缩在车后座,顺利通过缅甸军方的三道关卡,最终,营救车辆停在中缅边境线不远处,将他放下后,转头走了。
    当看到边境线上身穿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的边防官兵时,他内心涌动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动,“安全了!”
    带回一份105人名单
    接到关尾后,云南警方先对其偷渡出境违法行为予以处罚。随后,按照程序为其做了核酸检测,并于当晚就安排其入住酒店进行隔离。
    3月22日,关尾隔离期结束后,南昌市公安局迅速将其接至南昌。值得一提的是,关尾逃脱时,利用自己的电脑技术带出来105个潜在受害人名单,当中的人员涉及全国各地。
    南昌警方将该名单上传至全国反诈中心群,有效终止了21个人上当受骗,止损180余万元。“但很可惜,名单中已经有24个人累计被骗200余万元。”陶江江说。
    根据关尾提供的后台服务器路径,南昌警方进行了查询,发现全国有186人通过该平台被骗,涉案金额达3000余万元,仅江西就有5名受害人,受骗金额70余万元。
    另外,记者获悉,关尾带回来的名单中,还有一些诈骗分子自己养的账号,南昌警方仍在追踪。